从俘虏兵到共和国部长的姜齐贤

 

  姜齐贤,1905年3月3日生于湖南省湘乡县娄底镇花山街(今属娄底市花山街道办事处)一个小商家庭。1925 年夏,姜齐贤在湘雅医学专门学校护士班毕业,时驻宝庆(今邵阳市)的湘军派员到长沙招收医务人员,征得父母的同意后,即投奔湘军,被分配在第三师十二团一营当军医,后毅然投奔国民革命军,被编入某军第一师二团任军医。后任第九师中校军医。1931年在江西被俘后参加中国工农红军。经历了二万五千里长征,历任红一军团卫生部、卫生部、八路军总卫生部部长,建国后任国家农垦部副部长等职。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医疗卫生事业和兽医农牧区建设做出了贡献。1955年9月,姜齐贤被授予少将军衔,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一级独立自由勋章、一级解放勋章。今年2月是姜齐贤诞辰110周年,笔者深入挖掘史料,向读者讲述这位富有传奇彩色的开国将军。

  1931年8月,姜齐贤所在的部队奉命进驻江西,对红军进行第三次“围剿”。9月8日,姜齐贤所在部队在兴国与泰和之间的老营盘被红军击溃,他被俘后参加了工农红军。

  姜齐贤参加红军后,在红三军七师任军医。1931年冬,调任红三军军医处医务主任兼医务科科长。1932 年元月,姜齐贤被提升为红三军军医处处长。漳州战役打响后的一天,遇见了姜齐贤,向他询问伤病员的救护情况后说:“伤病员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,要全力抢救,让他们早日恢复健康,重返战斗岗位。”

  见姜齐贤操湖南口音,便问他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姜齐贤第一次见到这样高级的红军首长,心情有些紧张。他很拘束地回答:“我叫姜齐贤,湖南省湘乡娄底人。”

  在旁的政治部主任李卓然告诉:“他是军队过来的,曾毕业于湘雅医科专门学校,在那边(军队)是中校军医,现任红三军军医处长。”

  听了很高兴,满面笑容地拍着姜齐贤的肩膀说:“好啊,革命不分先后嘛!你愿意参加革命队伍,走革命的道路,红军欢迎你。”接着,又勉励姜齐贤:“红军是无产阶级的队伍,是为穷人打天下的,现在帝国主义与反动派想把我们红军吃掉,让中国人民永远受他们的统治与压迫,我们要消灭反动派,解放全中国人民。你既然到了红军,就要努力为红军工作,把所学的医疗技术,全部应用于革命战斗,贡献于人民的解放事业。”的话,对姜齐贤是个极大的鼓舞,使他终生难忘。

  1935 年 1 月,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,党中央在这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。遵义会议后,回到中央领导岗位,一直与姜齐贤所在的红一军团走在长征的前列。

  一次,来到红一军团卫生部检查工作。姜齐贤向他汇报了全军的卫生工作情况,听后非常满意。他问姜齐贤:“你入党了没有?”

  这一问,姜齐贤顿时感到一股暖流传遍全身,内心非常激动,眼眶也湿润了。但是,又想到自己是从军里被俘过来的,历史上留下了一个污点,怕党组织不能吸收自己。所以,他委婉地以问代答:“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入党吗?”

  看出了姜齐贤的心思,笑了笑说:“你从军队来到红军,就是加入了革命的队伍。你过去加入军队是为个人找出路而去的,如今参加红军,是为消灭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。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。你在红军中革命意志坚定,工作成绩很大,应该申请加入中国。你若想入党,我可以作为你的入党介绍人。”

  的话,搬开了压在姜齐贤心上的石头,他紧握着的手,激动万分地说:“好,好,我就准备写申请。”

  红军到达贵州西部安顺地区后一天晚上,召集军团干部开会,了解队伍的行军情况。会议开始后,发觉姜齐贤迟到了,查问迟到的原因。姜齐贤立即报告说:“因为卫生部里有5名伤病员掉了队,我组织人员去寻找,原来是有个伤病员拉肚子,其他4人护着他走。夜深行军,道路又窄,岔路多,不知大部队去向,故掉了队。我找到他们后,背着这个伤病员赶回宿营地,所以迟到了。”站起身来夸赞姜齐贤:“好样的,了不起!”会场上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,赞扬姜齐贤关心和爱护伤病员的高尚医德。

  1938 年夏,前方总卫生部撤回延安,与后方卫生部合并,姜齐贤仍任卫生部部长。 7月28日,他母亲刘氏70整寿。他因久离家乡,对其母产生深切的眷恋之情,但又无法回家为母祝寿,深感内疚。

  一天,他与、朱德、林伯渠等中央领导同志谈论工作时,倾吐了这件心事。便叫身边工作人员找来一块红绸布,托林伯渠代笔,在这块红绸上写了“国之贤母”4个大字,然后自己亲笔在右上方书写:“姜母刘太夫人七十寿辰志庆”;在左下方署名:“敬祝”。朱德也挥笔在另一块绸布上题了一首祝寿诗:“人生七十古来稀,孟母贤劳说断机;哲嗣医疗称妙手,楼兰未斩尚戍衣。”

  与朱德很少为人祝寿,也不提倡祝寿,这次如此热情为姜母题词祝寿,不仅是对姜齐贤是个极大的鼓舞,也激励着八路军将士坚持抗战、誓斩“楼兰”的爱国热情。姜齐贤将这两幅珍贵的寿幛寄回家中,并汇了40元钱,表达了他对母亲的敬意。

  后来,和朱德又分别给姜齐贤母亲赠送了一张题名照片。在的一生中,给人赠送寿幛和个人题名照片,是绝无仅有的一次。

  1934年10月,中央红军被迫长征。姜齐贤奉命,率军团卫生部担负部队伤病员的救护、治疗及中央首长的保健任务。

  为了解决长征路上医药奇缺的困难,除沿途大量收购药材外,他还带领医务人员就地采集中草药,并教育医务人员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,以岩洞作病室,担架作手术台。没有酒精就用盐水替代;没有药棉,就将自己的被子拆了煮沸消毒作药棉用。一条绷带要反复洗用,直到不能再用为止。就这样,姜齐贤千方百计地克服了长征路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重困难。

  王观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土地部副部长,在中央苏区时就身患重病,不能行走,长征开始时,部队决定把他留下来治疗,但他一再要求随军前进。姜齐贤为他这种革命意志所感动,便组织了一付担架,把王观澜从中央苏区一直抬到陕北。一路上,姜齐贤既常给他看病、打针、服药,又每到一处就给他买营养品滋补身体,有时还帮助抬担架。以后多年,王观澜还逢人便说:“我这条命,是姜齐贤用担架抬过来的。”

  1934年11月,在红军突破军的第四道封锁线血战湘江的战斗中,第四团政委杨成武右腿膝盖被敌军一颗子弹穿过,肉向外翻,血流如注。担架队将他从阵地上抬下来时,已经处在昏迷状态了。姜齐贤立即找来医师戴济民,一同在担架上给他做了手术,并安慰他说:“请放心吧,保证伤口不久就会愈合的。”一路上,他多次给杨成武洗伤口,见他流血过多,体质很弱,就给他买来一只老母鸡,配上补药,交警卫员加工给予滋补,使杨成武很快恢复了健康。杨成武终生难忘此事。他后来在《忆长征》中满怀深情地写道:“姜齐贤同志就是这样关心着我的伤。我知道,这是阶级兄弟的同志情。他还经常解囊相助,帮助我们买点什么,或改善一下饮食。他比我要大十多岁,像个兄长,为人极和善。他真是一个医德高尚的好大夫。”

  在艰苦的长征途中,为了保护红军战士的身体健康,姜齐贤结合自己多年战地卫生工作的实践经验,强调医务人员要贯彻“预防为主、防治结合”的方针,严格控制行军中传染疾病的发生。他自己随同司令部的同志打前站,每到一地,都要深入群众调查了解疫情,找水源,烧开水,租住房,作好安置伤病员的一切准备;大部队一到,他就率领卫生人员督促各连队挖厕所,严禁随地大小便,保持驻地环境清洁卫生。他还经常向指战员们宣传,脚是红军作战胜利的本钱,没有一双铁脚板,行军就要掉队,战机必会延误,甚至有自取灭亡的可能。每到宿营地,他要卫生员帮助连队烧热水给战士烫脚,晚上睡觉指导战士把脚抬高一些,让血液加速循环。由于姜齐贤经常宣传并督促检查,红军战士都能注意卫生保健,从而在长征中大大减少了传染性疾病的发生。

  1936年2月,他随部队东渡黄河,进入山西,开辟抗日根据地。姜齐贤日夜奔波,重新组建医院,开办训练班,培养医药卫生人员,筹集药品。当时,部队在山西补充的新兵,有不少患有鸦片烟瘾。为不使这种恶习在部队流传,姜齐贤指挥全军卫生人员,开展戒绝鸦片烟的工作,大讲吸食鸦片的危害,制订戒烟方法和纪律,使部队戒绝了烟毒,在人民群众中产生了很好的影响。根据形势的发展,中共于1936 年5月任命姜齐贤为后方卫生部部长兼红军医院院长。10月,红军第一、二、四方面军在甘肃会宁和静宁地区会师后,总卫生部和总医院移驻陕北。其时,中央准备派原总卫生部长贺诚护送王稼祥去莫斯科治病,经提名,由姜齐贤负责军委总卫生部的工作,任军委总卫生部副部长,继而改任代理部长,后任部长兼红军前敌总指挥部卫生部长。

  经过长征的红军总卫生部,许多工作都有待于重新建立和发展,特别是医院建设及医疗设备都急需重新建立和添置。姜齐贤上任后,重新整编,组建红军医院和部队的卫生机构;扩建红军卫生学校,招收新学员进行培训;创办起制药厂,大量收购和采集中草药,手机报码室开奖现场直播,自制药品及医疗用具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红军卫生工作恢复到了中央苏区时的水平,并有所超过。同时,对历次战斗负伤的2800多名残废军人进行了妥善安置,后来还成立了八路军残废军人总医院。

  卢沟桥事变后,国共两党再次实行合作。根据两党会谈达成的协议,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。姜齐贤任八路军卫生部部长。1937年9月,他率卫生部全体人员随军来到山西五台县,协助建立晋察冀军区卫生部。香港五福临门高手论坛平型关大战开始前后,他从后方医院抽调20余名骨干医生到前线余名。